川朝宗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会考失利,在期末考完前会消失一段时间。
七月中旬见qnq我会想念大家的

(小甜饼)双向暗恋(云亮 )

无脑甜,数学课脑洞,一直想写互撩的云云和亮亮
毕竟他们这么可爱,当然要拼!命!撒!糖!啊!!
ooc有…qwq
食用愉快~谢谢点进来的你~(比心)

           双向暗恋

    赵云半睡半醒的,习惯性往前伸手一捞,然而却什么都没摸到,他不满地上下划拉,把原本就皱褶七横八竖的床单扒得更乱了。

  诸葛亮站在一旁打领带,偏头看到昏昏欲睡的赵云和被他折腾惨的床单,忍俊不禁,俯下身用手指点了点赵云的额头:"我在这呢。"

躺在床上的人终于停下对床单的蹂躏,嘴角浮上笑意,抬手抓住诸葛亮的手腕,指尖轻轻摩挲腕骨,声音里还带着早晨独有的慵懒:"宝贝儿,你真的不让我送你去吗?"

"公司的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再说你昨晚刚出差回来,"诸葛亮回握住赵云的手,拇指指腹在他的掌心上画圈,"我会担心,还是好好休息吧。"

"是担心我吗?"赵云眯起眼看他,笑意中的慵懒叠上一层暧昧。

"不,"诸葛亮也回以一个笑容,随后悠悠放开赵云的手,"我担心我自己。"

"诶——"赵云撇撇嘴,慢吞吞伸了个懒腰,摆出满脸委屈,"我在外面跑了一礼拜了孔明也不心疼心疼我,我伤心了。"

"那就再多睡一会儿,醒了就不伤心了。"诸葛亮冲他眨眨眼,理理衣领,"我准备走了,赵总就待在家准备好跟我五五分成吧。"

"买一送一,您就把我的那份和我一起收了吧,"赵云拉过诸葛亮的枕头抱在怀里,含笑望他,"好不好?"

"勉强收下。"诸葛亮假装思考了十秒,认真地点点头,临走前顺了一把赵云的头发,"好好休息,拜拜。"

赵云目视诸葛亮走出卧室房间,听到客厅大门开了又关上的声音后才安然把头埋进诸葛亮的枕头里,浅浅呼吸,带笑入睡。

"诶,诸葛先生早。"公司同事从公用车里探出头冲诸葛亮打招呼。

"早,等很久了吗?"诸葛亮边答应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夏季清晨的阳光透过车玻璃映在他的裤子上,覆着淡淡温热。

"没呢,我也刚到,合同我昨晚整理完了,放在后座上了,您在路上再看看。"同事发动起车子,"咱们现在就去合作方那边。"

"好,辛苦了。"诸葛亮礼貌地对同事一笑,低头细细去看合同。

这是他一年前就开始着手的项目,这本就是一个十拿九稳的工程,但因为上面的文件被了一道迟迟批不下来,所以硬生生地拖了半年,此次前去,无非就是把十拿九稳变为十拿十稳而已。

诸葛亮的手肘压在车窗边,一手托起自己的下巴看向窗外,此时车辆行人不多,夏季早上独有的倦怠和懒散笼罩在大街上,行人们大多没精打采,偶尔见到几个活蹦乱跳的身影,一般都是背着书包的孩子。柏油路被晨光照耀如湖面被波光粼粼,诸葛亮看着这景象就突然想到赵云早上半睡不醒的样子,唇角忍不住弯起微小的幅度。

人人所谓"严谨端庄"的赵总,都是假的。

——

赵云又足足睡了两个多小时的回笼觉才爬起来,他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只是因为这几天的忙碌和昨晚的夜点飞机让他确实太过疲惫。

他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把自己挪到洗手间,洗手间里苍白的灯光下,脖颈处几处红斑格外明显,他勾起嘴角,伸手抚上自己的脖子,指尖仿佛还触着诸葛亮的余温。

赵云想起出差期间诸葛亮还在电话里口口声声说你最好晚点回来我要重返单身逍遥自在的日子之类的话,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洗漱完毕后赵云走到客厅收拾行李,行李箱旁一个黑色方块状物突兀地躺在白地毯上,格外显眼。赵云低下身子去拾起才发现那是个钱包,还是诸葛亮的钱包。

难得他家做事谨慎的天才精英会出现这样的疏漏,赵云耸耸肩膀,刚准备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诸葛亮,却想起诸葛亮在谈合同的时候会习惯性关机,打了也是白打。

诸葛亮的钱包是短款折叠的款式,赵云一眼暼到钱包透明夹层里好像夹着张照片,他打开一看,那是张已经有些褪色的拍立得照片。

赵云愣了一下,赶紧把照片拿得更近些,哪怕这照片褪色得犹如加了高度美白的效果,赵云还是很快认出了照片上的人,湛蓝的虹膜下瞳孔紧紧一缩,思绪立马飘到了十多年前——

那时赵云19岁,正在M大的金融系读大二,而当时诸葛亮16岁,因为成绩优秀参加M大提前批招生计划,考出的成绩远高于录取线,顺利地成了M大历史上年纪最小的大一生。

自从诸葛亮出现在这个学校,赵云明显感觉到身边人的话题都变了,不论男生还是女生,都时不时提起这个传言中不易近人,长得好看、冷漠,长得好看、智商高、长得好看的小天才。

"打住,停下。"赵云一边嚼鸡肉一边冲室友刘备比了个手势,"不要成为第十六个在我面前谈那位诸葛亮同学的人。"

刘备愣了一下,随即大笑拍了一下赵云:"怎么?担心你在妹子们心中的地位呀?"

"我没…"

"哈哈哈哈哈担心什么,你早就被诸葛亮取代了。"

"…"赵云选择性失声。

"哎我跟你说,那诸葛亮真的太厉害了,听说咱们系里的张老爷子今早当着全班人的面夸了他差不多半节课,你想想我们被他带了多久,两年了吧?他对我笑过没?对你笑过没?这个诸葛亮……哎…哎,赵子龙你别走啊!听我说完!等会…!"

赵云把餐盘叠在一旁,转身拍了拍刘备的肩膀,靠近他耳畔笑道:"孙尚香在你后面。"

刘备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紧张低声问:"哪呢?她看到我了吗?"

"十一点方向,诶,等等,她要走过来了,我先跑路了,你加油!"赵云带着一脸送别勇士的神情拍拍刘备的肩头,然后匆匆离开了食堂,留刘备一人在原地傻站了两分钟,直到刘备正疑惑且小心翼翼地回头看到空无一人的十一点方向时,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赵子龙你个混蛋!!"

赵云正偷笑着飞快走在校道上,他赶着回去整理昨天在张老爷子课上的内容,毕竟张老爷子的脾气不是一般人能担待得起的,莫名其妙发起火来能骂得你怀疑人生三天三夜。

赵云又想起方才刘备说得那番话,忍不住感慨原来张老头儿也是会夸人的啊。

他正分神,突然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一道在阳光下泛光的白色影子扫过眼角,紧接着是书本掉地的声音。赵云下意识扶住了那个被他撞到的人,一对清瘦的肩头填满他手心的触感。

"不好意思,同学你没事吧?"赵云赶紧把人扶正,连声道歉。

那毛茸茸的白色脑袋抬起头,一张白净韶秀的少年脸庞闯入了他的视线,那少年的嘴角微弯,明润的眼里笑意若有若无,"我没事,谢谢。"

人被好看的同类注视时常常会觉得浑身不自在,赵云的脸有些发热,他掩盖地弯下腰替少年拾起地上的书本,看到名字标签上飘逸灵动的字体——诸葛亮。

赵云把书递给诸葛亮后诸葛亮就告别离去了,而赵云还顿在原地,抬头望望诸葛亮的背影,又低头看看自己无意触碰到对方的手,不禁莞尔。

他们说的都没错,那真的是个长得很好看的人。

从那之后赵云没有再对有关诸葛亮的话题感到不耐烦了,甚至对有关他的任何新消息有了些许期待。

对诸葛亮的喜欢,也是从这些点点滴滴的小期待里慢慢生长起来的,就像是山石缝里的小芽,它悄无声息生根,在初冒芽时毫不起眼,可当它长得足够茁壮时要想连根拔起,除非山石与其共裂。

赵云想尽一切办法去接触诸葛亮,没有谈过恋爱的人陷入爱河时往往是笨拙尴尬的,什么假装偶遇,下雨天故意忘记带伞和对方共撑一把伞这类他曾经所不能理解的事几乎都做了一遍。

结果就是——

假装早上偶遇时,诸葛亮奇怪地看着他:"学长,为什么你每天都要在这里站半个小时?"

那是为了偶遇你啊!这是赵云内心要说出的话。

"哦,晒晒太阳,"这是赵云最后咬牙说出来的话,他强做笑颜,"你怎么知道我每天都站在这?"

诸葛亮看了一眼赵云站在的阴影区域后迅速移开了视线,顺手一指,"啊,我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坐在那个位置看一个小时的书啊。"

赵云顺着他的手一看,差点没哭出来。那里正是图书馆的一块透明玻璃墙,所以这几天以来诸葛亮就看到自己站在这傻傻地待了半小时然后和他假装偶遇?

诸葛亮歪歪头,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眸看表情奇怪的赵云学长,"那个,学长,我先走了。"

  "还有,以后大早上的还是别晒太阳了吧,上课容易犯困。"赵云明显听到诸葛亮说这句话时他憋笑的尾音,他欲哭无泪,却要微笑着对诸葛亮点点头:"我知道了,快去教室吧,等下老爷子该生气了。"

"学长你不去吗?"

"我…等人。"赵云一脸认真,努力投入新的表演中,又想哭又不得不假装微笑的情绪使他表情僵硬。

"那好吧,学长再见。"诸葛亮点点头。

赵云看着诸葛亮纤瘦的背影,明明自己刚刚还内心波涛汹涌尴尬无比甚至想掐死自己,但此时此刻却意外地平静。

可能是因为诸葛亮刚才的那双弯弯笑眼吧,只要想想那双眼睛,心上的再多起起伏伏都会被平复。

他哪里是传闻中的不易近人,分明有那么一双温柔的眉眼。

至于故意忘记带雨伞想要和对方共打一把伞的那次,结果是这样的——

赵云站在教学楼门口,伸出手接住乌云密布的天上下落的雨水,如果仔细看看他,就会发现他的嘴角弧线有些僵硬。

因为他正在紧张,他从昨晚看了天气预报以后就一直在想自己要怎么做,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忘记带伞"看上去更自然一点。

赵云闭上眼,努力调整呼吸,然而心脏却怦怦乱跳。

这个点诸葛亮应该快下来了吧?自己悄悄提前了五分钟溜下来,就是为了堵住诸葛亮。

诸葛亮做事心思细密,赵云暗中观察过诸葛亮的背包,里面常放着一把伞,这就不用担心出现双方都没有伞的情况了。

天时地利都有了,就差人了。赵云忍不住先露出一个计谋得逞的笑容,然后就被提前三分钟逃课的刘备从后面拍了拍肩膀,"喂,赵云你干嘛呢?怎么笑得一脸春心荡漾?"

"你干嘛呢?年纪轻轻不学好逃什么课?"赵云反手一拍刘备的脑袋,"小心我举报你啊。"

"嘁,我难道还看不出来你想干嘛吗?"刘备眯眼一笑,"哎,今天我也没带伞,但香香一定带了——"

"……"

"哎,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刘备轻笑,"你喜欢他,对吧?"

"…嗯。"赵云收了那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凝视前方的迷蒙雨雾,呼吸重新变得沉重,"我喜欢他。"

"人家可不好追啊,后面跟着一群人呢。"刘备吹了个口哨,伸手搭过赵云的肩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啊,赵云同志,咱俩现在还算万里长征第一步呢。"

"不,你已经追了她五年了。"赵云默默打断了刘备的一番感慨,"我才不到五个月。"

"差不多,差不多,"刘备看了他一眼,眼里的笑多了几分惆怅,"只要是她,追多少年我都愿意。"

"等等,"赵云抬手看了眼腕表,"这都下课快十分钟了,怎么没看见他们人?"

"诶对啊,平时香香是她们班走得最快的啊。"

"赵云刘备,你们站在干嘛呢?是不是又早退了?你们这俩小兔崽子,期末的分不想要了?啊?"赵云刘备身后传来张老头的声音,这俩小兔崽子的脊背同时僵硬了一下,然后讪讪转过身,"呃,老师…"

"你们啊,小聪明尽他妈放在这种地方,"张老头踮起脚狠狠敲了敲两人的脑袋,"还呆在这干嘛?回去吃饭了,等着挨揍?"

"嘶…张老师您小心点,别把手打疼了,"赵云揉揉自己的脑袋,冒着吃爆栗的危险不屈不挠地多问一句,"老师,您看见诸葛亮了吗?"

"诸葛亮?他今天和孙尚香一起去做市场调查了,你干嘛?有事找他?"

"不不不,我就问问,老师慢走,小心路滑!"赵云悲伤地狗腿道。

"哼,记得整理今天的课堂内容啊,明天第一个抽你,第二个是你,你们俩记住没?"张老爷子斜眼指指赵云又指指刘备,冷哼了一声,撑起伞踏着冷艳高贵的步伐离开了。

赵云满脸抑郁,刘备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揽过赵云肩膀,"咱哥俩就这命,走吧走吧。"

这就是赵总尴尬笨拙的追人过程,这两件不过是一堆普遍情况里随便挑的常例罢了。

——

赵云听说诸葛亮嗜甜,对各种甜点都有不同程度的喜爱,于是在悄悄去学习了手工曲奇的做法,但他正愁如何送给诸葛亮。

正巧这几天遇到M大举办校庆,M大本就是个开放性很强的全国知名学府,在校庆时已经是对外完全开放,平日里充满书香气的校园摇身一变,几乎成了M市人民必去的游乐场所,以至于每年的这个时候M市的游客量都会倍增。

赵云被身为学生会主席的孙尚香请去做门口赠送游客手工小饼干的轻松熊,赵云马上欣然接受了,装成轻松熊的样子把饼干送给诸葛亮,他既不知道熊里是谁,也不好推掉来自未知同学的善意,简直一举两得。

在M大校庆那天,赵云按照孙尚香的安排,早早穿上了轻松熊的玩偶服站在门口派发小饼干,装着一堆小包装的篮子里躺着一个与众不同的大袋,那便是赵云早就准备好的手工曲奇。

今天的天气刚好,既没有艳阳高照,也没有小雨淋漓,只是舒适的阴凉天,因而来来往往的人比想象得更多,眼看小包装饼干快要发完,透过轻松熊头套观察四方的赵云却始终没有看到诸葛亮的身影。

他难道不会来吗?其实这也不奇怪,因为诸葛亮貌似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一瞬间的突发奇想让赵云感到一丝情绪的低落,想想之前追诸葛亮的种种错过和尴尬,他忍不住想到了"有缘无分"这个词

他苦笑了一下,心底的落寞无限放大。

赵云本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直到有了他真心喜欢的人以后才开始明白喜怒哀乐的变化无常。

最后一包小饼干已经发完,学生会成员还没有补给过来,赵云拿起那袋自己做的饼干,他想或许今天都不会遇到诸葛亮了,那么这袋饼干就给一会路过他的路人吧,毕竟他自己是不可能吃得下的,也不可能强行塞给刘备——因为他已经能想象到刘备知道他偷偷去学做饼干时的表情了。

头套里的视线不大,赵云余光感到有人路过,却看不清是谁,随手一狠心就把饼干递了过去,接着他听到了心中那位久久求而不得的人的声音:"诶?这么大一包吗?"

赵云失神片刻,赶紧低眼一看,就看见诸葛亮毛茸茸的脑袋,那一刻赵云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大半拍。

诸葛亮略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轻松熊,举起饼干在他面前晃晃,"真的吗?这么大一袋?"

轻松熊很快地点点头,呆呆的表情配合这个动作,甚是可爱。

诸葛亮眼底的疑惑化为了笑意,他伸手摸摸轻松熊的脸,抱着那一大袋曲奇离开了。

那只轻松熊的脑袋一直看向诸葛亮离开的那个方向,身边的饼干篮被前来的学生会成员填满了也毫无发觉。

"熊熊,我要饼干!"一个稚嫩的声音闯进了赵云的耳膜,他赶紧回神,兴奋且非常积极地给那个冲他打招呼的小姑娘塞了四五袋小饼干。

小姑娘一手抓着好几个色彩丰富的气球,一手弯着小臂环抱住好几袋小饼干,她抬头冲这只友好的轻松熊甜甜一笑,"里面是大哥哥还是大姐姐?"

"没有大哥哥也没有大姐姐,是大熊熊。"赵云心情极好,故意放低声音逗这小姑娘。

"大熊熊喜欢气球吗?你给了我好多饼干,我想用用气球和你换,妈妈说要礼尚往来。"小姑娘拿下手里的气球,"我这里有很多好看的气球哦。"

"可以啊。"赵云半跪下来,和小姑娘保持同一水平视线

"那你还要先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小姑娘咯咯笑起来。

正好赵云也热了,索性把头套直接摘了下来,对着小姑娘一笑,英俊的眉眼柔和,身边几个好奇张望的女孩也没忍住"呀"了一声,纷纷拿出相机或者手机拍立得什么的开始照相,这么帅的轻松熊还是头一次见,必须拍下来。

小姑娘欢笑着把手里气球的气球塞进赵云的手里,向他道谢,"谢谢你的饼干。"

"谢谢你的气球。"赵云笑容阳光。

"拜拜。"小姑娘点点头,一蹦一跳地跑开了,她的碎花裙成了阴暗天气里一抹轮廓鲜明的亮色。

于是有了那么一张摘下轻松熊头套的"轻松熊"和小姑娘的拍立得照片。
——

赵云轻轻摩挲着这张拍立得,那时的回忆瞬间涌上心头,不知不觉间也过了那么多年,在那些单恋的日子里他努力过,挣扎过,貌似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有了,就是没想过放弃。

幸好他的运气不算太坏,他这辈子坚持过很多事,但没有同追诸葛亮这件事一样更完好的结局。

赵云抬头看看时间,是时候去接诸葛亮回来了,他合上钱包后迅速跑去换衣服,匆匆拿着车钥匙就直奔下楼。

他现在只想见到诸葛亮。

因为他意识到他们的爱情不只是三年前重新遇见前来公司应聘的诸葛亮开始,而是在很早很早之前。

那个时候,他或许不是一个人在单相思。

——

"合作愉快。"合作方向诸葛亮伸出了手

"合作愉快。"诸葛亮冲对方笑笑,回握住对方的手,合作方谈判人的背后还在冒着冷汗,之前的他千方百计想要把对方公司的利益降到最低,而两个多小时的谈判下来,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毫无经验的小青年最终露出了他扮猪吃老虎的真面目,自己反被倒打一耙。

不愧是赵云亲自派过来的人,谈判人擦擦额头的汗,目送诸葛亮被一群人拥着离开。

"诸葛先生,我们送您回公司还是…"

"不用了,"站在合作方公司的门口,诸葛亮就看见那辆待在树影底下的银灰色劳斯莱斯,淡淡笑道,"你们先回去吧。"

同事和司机相视一笑,很懂地向他告别离去,诸葛亮径直走向那辆劳斯莱斯,熟练地打开车门后坐进去,接过赵云递来的草莓酱冰激凌。

"学长,呆在这晒太阳吗?"诸葛亮转头伸手捏捏赵云的脸。

"…"赵云握过他的手腕吻吻他的指尖,"不,我在假装和你偶遇。"

诸葛亮笑了一声,抽出手开始给自己挖冰激凌吃,新鲜的草莓酱混着冰凉甜腻的冰激凌融化在舌尖,驱散了他从室外沾染的热气。

"啊——"赵云对诸葛亮张了口,诸葛亮挖了一大口塞进他的嘴里,冰的赵云一阵牙敏感。

"对了宝贝儿,今天你把钱包落在家里了。"赵云把钱包拿给他,然后笑容暧昧,一言不发地盯着诸葛亮。

诸葛亮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白净的脸颊泛红,不自在地撇到一边,不说话。

"咱们在一起多久了吧?"赵云不依不饶地开口,忍着笑。

"两,两年了吧?"诸葛亮低头吃冰激凌掩盖自己的表情。

"不,我想应该是差不多十年了。"赵云揽过他的肩头吻着他的脸,"说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诸葛亮舔舔唇角的冰激凌,一脸了然,伸手勾过赵云的后脑直接吻上他的唇畔,"从遇见你开始。"

——

操场上,一个女孩飞快地跑到同伴身边。

"诶我跟你说,我刚刚拍到一个超帅的帅哥啊!就是刚刚给我们发饼干的那个熊,本人超俊的!"女孩极度兴奋地举着拍立得印出的照片跟她的同伴分享,"快看快看,好看吧?"

"哇,真的好帅,笑起来好温柔啊。"同伴举起照片惊喜地说,"等下我还要去找他拿饼干,看看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

"学姐不好意思,"原本抱着一大袋曲奇路过的男生打断了她们的话,"那张拍立得可以给我看看吗?"

"是小亮亮啊,喏,说起来这个好像是你们金融系的人吧?"女孩把照片递给诸葛亮,"太帅了,小亮亮能不能帮姐姐要个联系方式呀?"

"顺带我一个!"旁边的女孩迅速举手。

诸葛亮看着拍立得上那人温和的笑,心里轻轻一颤,随后嘴角抹上笑意,抬头对两个学姐道:"他有主了。"

"诶——好可惜——"学姐努努嘴,"好男人果然都是有主的。"

"学姐,这张照片可以给我吗。"诸葛亮眨眨温润的眼睛。"这张相片构图很好。"

"拿拿拿,我拍了好几张呢,哈哈,姐姐的照相技术当然是一流的。"女孩得意地笑笑,大手一挥就把那张拍立得送给了诸葛亮。

那张拍立得一直保存在诸葛亮的钱包,直到他和照片上的男人终成眷属。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呢?

大概就从第一次撞到你开始,就被你不经意的温柔俘虏。

大概就从你假装偶遇我的开始,你不知道我也在一旁偷偷整理情绪,直到万无一失地迎接你的假意路过。

大概就从我认出那个轻松熊是你,还要假装不知情接受你亲手做的饼干开始。

大概就从这些点滴开始,最初的喜欢是星星之火,最后却连蔓延烧整个心头。

切割纸胶带切到怀疑人生,颈椎好疼——
果然我不是什么心灵手巧的人啊(烟)

吞没(云亮 r18)

果然刚刚还是翻车了…再来发一遍吧哭唧唧
云亮的小破车…新手上路,擅长急刹(不)
人物ooc有qwq慎点
终于开了云亮的车了开心~

https://m.weibo.cn/6284046574/4119816393131129

悄咪咪更一下手写(打滚)证明我还活着(打滚×2)
想开车想写文嘤嘤嘤为什么会考完以后一点都不闲哭唧唧(打滚×3)

毕业赠言(…小甜饼?)

考完试后无论怎样是睡不着的
悄悄放一个摸鱼??感觉好久没有动笔了(瘫)
人物ooc有…嗯…轻拍qwq

                                     毕业赠言

  KTV里人声鼎沸,笑的哭的都有,红红绿绿的灯光凌乱地扫过每个毕业生的脸庞,幽暗光亮随着复杂直白的各种感情辗转于狭小空间之中。

  又是一年毕业季。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或许在早年时只觉得这不过是人们口中常有的感慨人生离合,但唯有亲历,才能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惆怅之处,譬如这一群在KTV里又哭又笑的年轻人。

  赵云晕晕乎乎地坐在同学们中间,半靠在沙发上眯着眼心不在焉地看着歌曲MV,酒精麻痹的大脑使他的思维涣散,但他的余光却紧紧专注于角落的某个身影。

  "赵云,再喝一杯啊?怎么,你这就不行了啊?来来来,再来一杯!"

  "不了,我真喝不下了。"赵云冲招呼他的同学一笑,抱歉地摆摆手,"你们喝,我先缓缓。"

那男同学也是有些上头,一听这话更执着了,索性拿起啤酒瓶就走到赵云跟前,"是男人你就喝,别扫大家的兴啊。"

男同学的声音很大,顿时引起一阵起哄声。赵云是谁?公认的理想对象,长得帅人品又好,在高中三年里追赵云的人不算少,男的女的都有,但就是没人能把他追到手,问他为什么谁都不答应,他的回答很简单:

  "我有喜欢的人了。"

  赵云喜欢谁呢?没人知道,如今高中毕业了,大家也都知道赵云软硬不吃,也就把心里那点念头给断了,毕竟天涯何处无芳草。只是好奇心作怪,当然说是不甘心也不算过分,总之今晚把赵云灌倒了说不定正好能赶在最后的相聚里搞出一个大八卦。

"赵云喝啊!怂什么?"

"你小子这个时候怂了?哎,平时还真看不出来你这么虚啊?"

赵云揉揉自己的头发,无奈地笑笑,英俊眉眼里流转的醉意更深几分,他答应着刚要接过酒杯,那角落的身影却不疾不徐出现在他的面前,稳稳地接下了酒杯,声音轻缓:"我替他喝。"

众目睽睽之下,在他人眼中一向清冷得难以靠近的学霸诸葛亮,居然举起啤酒瓶就给自己灌下了几大口酒。

赵云醉醺醺的大脑卡壳几秒,然后动作先于思考直接抢下了诸葛亮手里的酒瓶,一口气闷干了瓶子里的全部啤酒。

他一边灌酒一边看着视线里绿色玻璃瓶旁的诸葛亮,诸葛亮也看着他,一双温润明蓝的眼睛在这样暗沉的环境里也闪着灵动的光,酒精刺激着味觉,诸葛亮刺激着他的心口,都是火辣辣的触感。

随后赵云便拉过诸葛亮,丢下一句"我们先走了大家慢慢玩",就留下一群还傻傻愣在原地的同学自己跑路了。

现在已是深夜,平日里热闹的街道此时被暖橙色的路灯照得极为平静,因为刚下完雨,夏夜风带着湿润的冰凉,轻轻柔柔地吹在慢慢步行的诸葛亮和赵云身上,很是惬意。

赵云扣着诸葛亮的手指,转头看着他,笑问:"你不是不喜欢喝啤酒吗?今天怎么…"

"没什么,毕业了,就当是庆祝一下吧。"诸葛亮目视前方的路灯,清澈的蓝眸被路灯映得微亮。

"哎,只是这样而已吗?"赵云顿在原地,醉意浓重的笑眼弯弯,他稍微俯下腰,像是在准备什么。

"要不然呢?"诸葛亮的尾音带着调笑的意味,他发觉赵云没跟上来,猛地一转头,唇瓣却正好划过赵云的嘴角,赵云迅速地按住了他毛茸茸的脑袋,延长了这个不经意间的亲吻。

诸葛亮愣了片刻,随即伸手勾住了赵云的脖颈,任由他温热舌尖在湿润的口腔里放肆,他们之间靠的太近,笔直高挺的鼻梁互相紧挨,淡淡的酒精味伴随昏胀的脑神经,夜色下的这份暧昧绵延悠长。

"呼……"诸葛亮先撑不住了,伸手推开了赵云,赵云只是松了口,低头用鼻尖抵住诸葛亮的发丝,双手紧紧搂着他精瘦的腰杆。

"要不然就是你心疼我了。"赵云用鼻尖蹭蹭对方柔软的白发,"是不是?"

"不是。"诸葛亮白了他一眼,"没有。"

"真没有?"

"没有。"

"没关系,我觉得有就行。"赵云笑出了声,假装自己看不见诸葛亮不知因酒精还是什么泛红的双颊。

赵云的笑容在光影错落有致间格外柔和,诸葛亮抬头看着他,唇畔忍不住荡漾笑意,伸手摸摸赵云的脸。

赵云偏过头吻着诸葛亮的手指,轻声道:"孔明同学,今天咱们就毕业了。我有句毕业赠言想要给你。"

诸葛亮眨眨眼,"什么?"

赵云低头用鼻尖顶住诸葛亮的鼻尖,眼里的深情眷恋在诸葛亮面前一览无余,只听他好听的嗓音围绕在耳畔:

"亲爱的,毕业快乐。我爱你。"

暖橙色路灯如圣光,照耀在他们的亲吻之上。

我回来啦!!终于考完会考了泪奔qwq从此以后就是准高三了,要趁着最后这点时间努力产粮(ง •̀_•́)ง

大家好呀我是朝宗,坐标海南,农药cp吃云亮信邦白鹊~

然后这里是个文渣渣+游戏坑+话废qwwq希望有小伙伴来一起愉快地玩耍!(๑•ั็ω•็ั๑)!

【云亮】同人合志《游龙惊梦》一宣!

(ง •̀_•́)งkkk,太太们都超级棒!!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噢(・ิϖ・ิ)っ♡

山河入梦。:


P1本子信息

P2画风预览(非稿子)

P3是!文稿剧透!!

诸位敬请期待!给大家一个超级无敌霹雳爆炸大亲亲!


碎碎念(๑•ั็ω•็ั๑)

呜哇
因为还有一个月就会考啦,加上最近学校的一些事情,所以在六月二十号之前会暂时消失(๑•ั็ω•็ั๑)
回来后会继续更文的,谢谢关注我的小伙伴们!爱你们❤
又是一年考试季啦,希望有各种大考小考的小伙伴们加油!(・ิϖ・ิ)っ♡

放一些今晚的小摸鱼……(๑•ั็ω•็ั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