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朝宗

Belief

(补档。)   
(变五相关剧情注意。)
                                       Belief

1.

汽车人的内讧。

在两万英尺的高空,钢铁机甲剧烈碰撞,稀薄的空气里火花溅射,失去理智的汽车人首领,以及灵巧躲过攻击的汽车人副官。

体型的差异终于使得大黄蜂落于下风,他被擎天柱狠狠地砸在飞船上,领袖手里的剑锋在阳光下随动作划过锐利冰冷的光。

传感器里痛感直冲信息处理器,大黄蜂明蓝的光学镜片里只看得见擎天柱凶狠的杀意。

他想杀死他。

不带一丝犹豫,钢剑直下,在橙黄色的面罩上击起火花,刺激大黄蜂的声音接收器。

这不是他的大哥。

也不是他生而追寻的信仰。

2.

"Prime!快住手!那是Bumblebee!"

"他是你并肩作战的战友!"

凯德的呐喊泯灭在两个巨大机甲的打斗声里,微弱无力。

大黄蜂的双手抵御擎天柱的攻击,透过面罩去看那张极为熟悉的面孔,那双他所熟悉的蔚蓝色光学镜片已经幻化成暗沉的紫色。

残暴、冷漠取代了温柔、热忱。

那不该是他的大哥,那不该是Optimus Prime。

"Prime,我是你相识最久的朋友。"

也是陪伴你最久的伴侣。

纹着复杂图腾的剑悬在半空。

"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生命。"这是大黄蜂自己也久违的声音,这是属于他自己的声音。

紧接着他看到擎天柱光学镜片上那抹妖冶邪恶的紫色渐渐褪下,明亮剔透的湛蓝慢慢浮现。

"Bee,你的声音,"这严肃却略带柔和的语气,才是大黄蜂信息处理器里真正的记忆,"自从赛博坦陨落后,就再也没听到过了。"

他的领袖回来了,他的信仰回来了。

他誓死追随的Optimus Prime,也回来了。

3.

又是一场浴血激战,不论是人类战士,亦或是汽车人战士,早已在两个世界的牵连之中逐渐习惯了没完没了的纷繁战争。

汽车人们失去了家园,却并不代表以毁灭其他星球以拯救自身。

因而他们为人类战斗,也是在为心中的信念战斗。

残落的赛博坦星球逐渐停止了能量的传递,人类和汽车人彻底反击,威震天带领霸天虎们不甘离去。大黄蜂右手的能量炮悬在半空。

那一刻他回想起很多事,尤其是那些发生在地球上的事,与人类的相处生活也好,战争也好。

他想起了刚来到地球时遇见的Sam,想起了牺牲在威震天手下的爵士,想起了被御天敌用硫磺弹打死的铁皮,想起了被人类杀死的救护车。

那么多的回忆,却只发生在蓝星的短短十多年,他在赛博坦度过的时间更长远,可没有哪一段在赛博坦的日子经历了如此多的分分合合。

大黄蜂不是没有疑惑迷茫过,为了这群人类以及这个星球,汽车人们的奋不顾身是否值得,特别是看见人类以敌意相待汽车人们之后,这种困惑更加浓重。

他看向了远处正从赛博坦残体降落的擎天柱,那双重回温和的蓝色光学镜片也正好和大黄蜂对视。

大黄蜂明显地感觉到那双光学镜片里所蕴含的坚毅和无私,他突然想起光学镜片的主人曾说过一句话:"自由权利归众生。"

随后他听见探长粗厚的嗓音:"这个家伙,总是值得让人追随。"

大黄蜂笑了,纯净的蓝色光学镜片里满是作为战士面对信仰时的自豪。

这就是他的信仰,与生俱来,因而他尽管茫然,却仍旧尽全力保护着这个星球,义无反顾。

因为他的信仰从来都值得让他奉献生命,永远追随。

4.

夜晚,郊外地面一片荒凉,而天上星河耿耿。

大黄蜂变为科迈罗的模样,静静停在一边大放摇滚音乐,一辆红蓝色的彼得比尔特卡车却悄无声息地慢慢靠近。

大黄蜂很显然没注意到那辆正在移动的卡车,他的声音处理器里尽是重金属摇滚,他爱死这里了,简直就是听音乐的最佳圣地。

更何况这里没有漂移对他音乐品味的嗤之以鼻,也没有探长一听到吵声就操起大炮的暴躁。

"Bee。"擎天柱看大黄蜂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索性变形后不疾不徐走近他的身边。

大黄蜂吓了一大跳,赶紧关了音乐变形,"Prime。"

擎天柱低头注视着他的小战士,他芯底不由得想起凯德方才对他的感慨。

"噢,Optimus你知道吗,孩子真是成长得太快了。"

"她的成长永远在你不经意间,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早就可以独当一面,不再需要你了。"凯德说这句话时,尾音明显带着一些无奈的惆怅,"但能怎样呢,只得替她高兴啊。"

擎天柱起初并不能理解凯德的话语,只好安静地做个倾听者,现在他理解了。

大黄蜂也是在他不经意间脱褪了起初的稚嫩天真,在无数次磨练中越发英勇果敢,直到现在的独立,成了标准的战士。

一切都太快了,战争压迫着这个孩子,让他迅速成长,不留余地。

"Bee,我为那天的行为抱歉。"擎天柱语气愧疚,蓝色的光学镜片在黑夜里柔和烁然,堪比寰宇。

"我很抱歉我伤害了你。"他看向大黄蜂仍有磨损的颈部电线,一阵自责。

"Prime,这不怪你。"大黄蜂冲他笑笑,此时远离战争的和平安详让他露出了些许年轻的俏皮。

擎天柱伸手摸摸大黄蜂的脑袋,他没有因为战争而变得冷酷木然,依然能在伤痕累累的躯体下保持着赤诚的芯,这是万分的庆幸。

他的小战士,永远令他自豪骄傲。

大黄蜂睁着一双大大的光学镜片抬头看着擎天柱,右手握拳,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芯口处:"那句话是真的,Prime。"

"我愿意为你付出生命,我的领袖。"

擎天柱看着大黄蜂郑重的神色,信息处理器里的记忆交叠。

那是擎天柱在赛博坦战争中带回的一个受伤昏迷的孩子,那孩子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不顾救护车的劝阻,拖着一条未完全恢复好的机械臂跑到他的面前。

他半蹲下与孩子平视: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Bumblebee。Optimus Prime,我愿意永远追随你,为你付出生命。"那时的发声器尚未发育完全,仍然稚气浓浓。

如今仍是同样的话语,只是孩子成长成了一位骁勇的战士。

"为你骄傲,我的战士……我的Bee。"擎天柱的声音低沉厚重,静谧地回荡在旷野。

他们存活于无休无止的战争,并肩作战,共同为灵魂深处的信仰找到所寄托之处。

从过去一直到现在,从陌生到毫无保留地信任,从相识到依存,他们对彼此的感情早就细水长流地融化于肩上的责任之中,不同于人类所谓的海誓山盟,他们的感情,背负上了荣誉与信念。

他是他的领袖,也是他的信仰。

他是他的战士,也是他的骄傲。

—END—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