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舆

破晓光辉

(补档。)
(碳基化注意。)

                            破晓光辉

下了一整夜的雨,清晨阳光透过还沾着雨滴的玻璃窗照射在大黄蜂的脸上,他翻了个身半眯开眼,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看睡在自己身旁的擎天柱。

与平时那副严肃的模样不同,此时擎天柱的脸看上去柔和许多,连平日里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大抵是睡得很安稳。

大黄蜂悄悄地把擎天柱环在自己腰间的手放开,接着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下来。

他差点摔了一跤——果然他还是没能完全适应碳基化后的身体,因而步调不稳。

为了防止擎天柱因为怀抱空空被惊醒,大黄蜂很贴心地把自己的枕头塞进了他的怀里,临出房间门口前他转过头又注视了半分钟躺在床上的擎天柱,才慢慢退出房门。

他一边打开自己的手机一边轻手轻脚地移到厨房,手机屏幕亮起来的同时,蹦出了好几声短信提示音,在静谧的早晨尤其刺耳。

大黄蜂被吓得手抖了几下,差点没把手机摔到地上,他赶紧打上静音键,然后又迅速地窜回卧室门口张望了几下,确定擎天柱没有被铃声惊醒,才长长呼出一口气,低头去看那些短信内容。

绿色的短信框里的一堆的感叹号和表情格外显眼,大黄蜂翻了个白眼,只要看这内容就知道短信来自于谁。

他撇撇嘴,重新走回厨房,顺手打开了视频通话邀请,不到十秒,手机屏幕马上显示出一张哭笑不分的青年脸。

大黄蜂俯下身以便前置摄像头能拍到自己,他刚准备开口说话,就被手机里传来的叫喊声打断了。

"噢!Bee,我真是想死你了!快让我看看,哦天啊,这张脸太他妈英俊了,居然比我还帅。"Sam的身体跟着视线左右摇摆,不放过大黄蜂碳基化后的任何脸部细节。"怎么样,小蜜蜂?还适应吗?毕竟这可是人类的身体。"

大黄蜂抬起手臂看看自己的新身体,冲屏幕里的Sam阳光一笑:"感觉自己轻了很多,不太习惯……哦,我的声音?貌似变得比前两天更……"

"更?"

"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咳,应该是更有男人味了。"大黄蜂干咳两声,"这可跟我原来的声音完全不同。"

"但你一开口绝对能迷倒无数人,上帝,我还打算找时间带你去酒吧开开眼,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Sam吐吐舌头,"我可不想被抢了风头坐在那当个电灯泡,浪费我的大好青春。"

"得了吧,"大黄蜂调笑两声,转身打开冰箱门,"别忘了正事。"

"哦,对,正事,"Sam从床上一跃而起坐,神色端庄,"这可是我第一次教人做早餐,等会做好了别忘了给我拍张照发脸书。"

大黄蜂点点头,转身把早餐食材在镜头列成排,撑着餐桌边缘俯下身注视摄像头:"没问题,第一步该做什么?"

"看到那个椭圆的东西了吗,对,右手边,等等!嘿伙计它要滚下去了你快抓住它!行了,别抓了,我估计它没了。"Sam把手机摔到床铺上,一边倒下去一边抓着头发绝望地喊出怪声,"我已经听到它死去的声音。"

"不,它还活着。"大黄蜂迅速地半跪下用手接住了滚下桌的鸡蛋,尽管还没完全适应这具人类肉体,汽车人侦察兵的身手依然了得,他忍着膝盖猛然跪到地面上的疼痛,咬牙道:"完好无损。"

Sam重振希望,他坐直拿起手机,顶着鸡窝头继续指挥大黄蜂:"好的,Bee,现在,小心翼翼地把蛋壳磕在碗边,然后把鸡蛋流到碗里——第一次做这个可能不太顺手,不过多弄几下就好了,注意……"

与厨房的鸡飞狗跳不同,卧室里静谧安宁。

擎天柱把头埋得低了些,然而却没感受到预料中金色发丝带来的柔软触感,他一下睁开眼,一缕阳光正好照在他的眼睛上,把那双蔚蓝如海的眼睛映得干净透明。他眯了眯眼,还没能从黑暗里适应光明。

然后他看见了怀里的枕头,上面还残留着属于大黄蜂的熟悉气息,他正无奈地笑,耳畔里传就来了乒乒乓乓的声响。

声源应该是厨房。

擎天柱随手把放在旁边的睡衣披上,活动两下这具属于自己的新身体,看来他已经渐渐适应了碳基化。在非战争期间以人类的形式在地球上生活,对于汽车人而言,确实是方便了不少。

厨房又传来了一声响,像是某种东西下油锅的声音。

擎天柱踏着步子走出房间,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的小战士在做什么了。

厨房的门是半掩着的,从门缝里就可以看到大黄蜂手忙脚乱的身影,而放在侧边架子上的手机屏幕里,一个大男孩如指挥家一样激动地挥动手臂,表情丰富。在透过玻璃窗的朝阳光线下,这幅景象有趣且温馨。

擎天柱靠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他的小战士切火腿肉,那双能够行云流水地操控枪支能量炮的手,却不得不在菜刀面前甘拜下风,切出来的火腿肉厚薄不分,歪歪扭扭。而大黄蜂的脊背显得僵硬,看来他十分专注。

这就是属于人类的安逸生活,与无休无止的残酷战争截然不同。

大抵是因为擎天柱活在战争中太久,这份安逸对于他而言略显虚幻。上一次见到的和平景象在何时?他自己也记不起来了。

长期的战争使得他原本炽热的火种源麻木茫然,使得他疲惫,然而任何人都可以因对战争的倦怠松懈自我,但擎天柱不行。

任何人都可以在他之前倒下,可他必须是坚持到最后一刻的人,只因为他是领袖,他是支柱,他亦是信仰。

只有擎天柱自己知道,他有时也需要那么一个注视着和平安逸的休息时刻,不必太久——就像现在这样。

就像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呃,Bee,"Sam一拍脑袋,扶额头,"难道你们汽车人就不做饭吗?"

"我们一般吃能量块,或者汽油。"大黄蜂思考了两秒,认真地答复了Sam。

"……"Sam透过摄像头看到厨房台面上的一片狼藉,再次扶额头,沉默。

擎天柱也看不下去了,从大黄蜂身后走过去,一手握住他抓着锅铲的手,一手调了调燃气灶的火候大小,恰好把大黄蜂整个人圈在怀里,大黄蜂吓了一跳。

自家老大走路起来居然没有声音啊?!

"锅铲要这样握,小心点,油会喷出来。"擎天柱低头在大黄蜂耳边轻声说,大黄蜂抬头看向他,只看得见那双盈满认真的眼睛。

"…诶?Opti…Optimus?!"突然出现的擎天柱把Sam吓得手一抖,再又看到他和大黄蜂亲密的动作,一脸了然的尴尬:"啊哈哈,我,还有事,呃,Mojo在叫我了,啊哈哈哈我先走了你们继续做……做早餐!!"

屏幕上只剩对方挂断视频通话的提示框,大黄蜂无奈一歪头:"Prime,我吵醒你了?"

"没有。"擎天柱用下巴蹭蹭他的头发,"是你的枕头吵醒我了。"

"……我只是想起来做个早餐。"大黄蜂耸耸肩膀,"事实证明,我并不适合学人类做饭。"

"没关系,凯德跟我说过一种人类的习惯。"擎天柱握着他的手把火腿肉铲到盘子里,"'做饭的人不洗碗'。"

接着擎天柱把盘子端到桌上,转身用指关节轻轻敲了敲大黄蜂的脑袋,嘴角笑意淡淡:"等会Bee就学学怎么洗碗吧。"

大黄蜂盯了他两秒,眨眨眼,然后行了个标准的军礼,白净的脸上既有青年的阳光活力,也有久经战场战士的成熟倜傥,两种神采在他的身上完美柔和。

"Yes,sir."

擎天柱注视着他剔透明亮的蓝眼,俯身轻轻吻了吻小战士的嘴角,破晓光辉照耀在他们的身上,一扫曾经战争带来的沧桑残酷,只剩宁静恬然。

这一刻的短暂安逸,却也值得记忆的永恒。

—END—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