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之

【快新】银光–(上)

第一次写快新,请大家多多指教。

一个小脑洞,有一些自己的设定。

(背景注意)
快斗和新一都是大学生,不过两人在不同大学。
宝石以及宝石主人均为自设,与原作无关。

以上。

银光(上)

  “喂,起床。”工藤新一一手扣衬衫的扣子,一手拍拍身旁半睡半醒的黑羽快斗,“快迟到了。”

  黑羽快斗翻了个身,拉过被子蒙住脑袋,企图以此作坚固屏障,抵挡来自工藤新一的话语打扰。

  “……”工藤新一表情复杂地盯着一大坨被子,他俯下身,隔着被子拍拍黑羽快斗的头,无奈道:“最后叫一声,起床!还有,我要走了。”

  “再见。”被子传来闷闷的声响。

  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刚抬起压着被子的双手准备掀被子,原本裹在被子里的人忽然猛起,把他反压在身下。

  “忘了告诉你,小侦探。”狡黠气息顺从黑羽快斗的话扑打在工藤新一的耳畔,“我的期末考试昨天就结束了。”

  “所以请继续加油复习吧!”黑羽快斗直起身,低头笑看工藤新一,缓缓调侃:“我会一边享受假期一边等着你回来——每天都起这么早,真是辛苦啊——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先生。”

  语毕,黑羽快斗侧身倒回床上,眯着眼对工藤新一笑了几秒,又缓缓合眼,陷入睡眠。

  注视黑羽快斗的睡眼几秒后,工藤新一才反应过来快要迟到的事实,他连忙起身,顺顺自己被黑羽快斗一番动作弄乱的头发,低声咒骂一句:

  “可恶!”

  他刚走到房间门口,又冲回床边狠狠揉几把黑羽快斗的头发解气,才心满意足地离开房间。

  前一秒幼稚后一秒慌乱的侦探小跑到鞋架,却无意撞到身旁的书架,书架抖了抖,掉下几本书和一个粉红色的盒子。

  工藤新一余光瞥见有东西掉下,他转头一看,只见有个粉色盒子落在几本书中间,盒盖被摔开,而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正安稳地躺在盒内的红色天鹅绒上。

  看来是盒子的主人有备无患,事先做好牢固的措施,才让这颗宝石幸免被摔出的危险。

   工藤新一愣了愣,他蹲下身捡起这个陌生且充满少女感的盒子——精致的柔粉色丝绸蝴蝶结为装饰,被小心翼翼地黏在玫瑰花细纹和纸之上,蝴蝶结底下的定型胶似乎曾被刀片仔细地处理过,没有溢出结外。

  “什么啊…”工藤新一小声嘀咕,然后看见盒盖后贴着一张字条,字体秀气:

  清冷之月下的银色光芒,
  比宝石折射的光彩更加魅惑人心。
  浩瀚夜空中的飘荡,贴近脸庞边的低吟;
  是遥不可及的璀璨。

  孩子的天真,盗贼的狡猾;
  魔术师的华丽,绅士的温柔;
  尽是比宝石闪耀的你——
 
  KID.

  谨以此,与我的真挚一同,献给暗夜中的白鸽。

  工藤新一皱皱眉头,瞬息抬头望向卧室,只看见仍在沉睡的黑羽快斗,他的睡衣角因时不时翻滚的睡姿而掀起,少年白净精壮的腰肢一览无余。
 
  “好啊。”工藤新一咬咬下唇,随即莞尔,却眼神凛然,“回来再找你算账。”

  他随手把盒子盖上丢进手提包里,踩着平稳冷静的步调离去。

  ——

  一年前,东京的夜晚。

  警备森严的晴空塔上,直升机的远光灯光时不时打在塔顶,明亮刺眼;与塔底接连的长街灯火通明,人群熙攘喧嚣,呼声四起。

  溢彩流光的此夜,注定不凡。

  塔顶上的女孩惴惴不安地抱着一个粉色的盒子,东张西望,像是等待着什么。

  突然夜风起,吹乱女孩的发丝,一道白影随凉风掠过她的眼角,她惊恐而满怀希冀地偏头寻觅,背后却传来温柔有礼的话语:

  “啊呀,是你向我发起的挑战吗?菊川小姐?”

  菊川悠猛地转身,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白色修长的身影,惊叹:“你…你真的出现了!”

  “怪盗基德从不失约,尤其是同宝石般美丽女孩的约定。”

  “那么,”白影半蹲下身体与小女孩平视,他的唇畔漾起微笑,“准备好让怪盗基德带走你的宝石了吗?”

—TBC—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16)